第002期 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業務心得

那些年我們一起賣房子

話說民國85年2月因家庭因素考量重回人事體系住福會財務組擔任幹事兼組長,那段日子做的是住宅輔建與福利互助等非人事核心業務,尤其是剛從國宅處承接公教住宅輔建及眷舍管理等業務,更是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猶記斯時常得硬著頭皮抱著相關資料求教國宅處人員相關工程興建流程及房屋計價配售等細節,甚至直接面見求助當時國宅處長謝敏次先生,謝處長告訴我﹕「他也非學工程出身,凡事敢問敢學敢做,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這席話如當頭棒喝打醒了我,自此開始專研公教住宅輔建業務,並於任內撰寫三萬餘字之「高雄市政府補助公教人員購置住宅業務之現況、困境及努力方向」一文,連同時任審核組組長余榕、幹事孟君、啟智及財務組幹事素真等人,共同見證那些年我們一起賣房子的日子。

儘管是項業務式微,住福會也已裁撤,惟回想那段日子總覺得至少打了美好的一仗,尤其是老舊眷舍之處理業務,常得面臨現住戶之抗爭,更讓人印象深刻,謹舉該例將斯時實務運作困境重點摘陳回顧如次﹕

一、眷舍現住人不合作,影響處理績效

國有眷舍房地之處理,以現住人願騰交眷舍為首要條件,惟實際執行上,部分現住人往往以各項理由,不願配合處理,形成眷舍處理政策推行之障礙。

二、眷管機關消極心態,錯失處理時機

眷舍房地處理之執行,乃係各眷舍經管機關之權責範圍,但本府占住眷舍之情勢仍然很多,如調離職後未依規定交還者、撤免職後未依規定交還者、未實際居住者、自行出租轉讓者、其他機關借用未依限收回者及居住公有眷舍之公教人員,獲輔貸後未交還眷舍等,皆係由於眷管機關平時疏於管理,鄉愿處事,於占用發生時,未把握有效時機執行收回,造成占用人心存僥倖心理,甚至日後抗辯之據,嚴重影響眷舍房地之有效處理。

三、超官等配售方式,遭審計機關質疑

本府辦理公教住宅配售作業,向係依據「中央公教人員購置住宅輔助要點」第七點規定,按輔購積點高低,決定配售先後順序,而前述配售坪型按官等之限制,考量實際興建戶數坪型,未能全部吻合個官等配售坪型,為避免因滯銷產生積壓資金及利息支出等情事,不得不採行超官等配售方式辦理(即各官等人員可配售超一官等之房屋坪型),此乃權宜措施,惟審計機關對此作法不甚諒解,一再來函要求本府查處相關人員,滋生諸多困擾,蓋渠等篤信「惡法亦法」之理念與本府認定此為裁量行為之看法差異遠矣。

四、公教同仁誤解輔建屬性,徒增困擾

就法而言,公教人員住宅輔建,能否視為法律上之「權利」?實有待商榷,查「中央各機關學校國有眷舍房地處理辦法」第一條揭示,該辦法係「行政院為配合推行中央軍公教人員購置住宅政策」而訂定,此即足以說明公教住宅之輔建,乃推行政府政策之「福利措施」,而非公教人員應有之「權利」事項,其配售核定之發布,非屬行政處分,已有八十二年度裁字第九二六號行政法院裁定可稽,惟公教同仁對此常不察,誤解輔建事宜惟其個人之「財產權」,稍有不合其個人利益,即陳情、關說,甚至提起訴願等(蓋既非行政處分,何來訴願之可能),類此種種認知上之差距,常造成機關莫大的困擾。

五、處理優待措施無法激發現住人之處理意願

本府現行處理老舊眷舍之優待措施,除遵循中央規定提供優先輔貸或請領搬遷補助費給現住人擇一辦理外,現更提供小港山明國宅配售機會,鼓勵渠等配合搬遷,惟誠如前述,雖有部分現住戶配合辦理,惟仍有部分現住戶持觀望態度「好還要更好」,在在考驗本府處理老舊眷舍之毅力。

六、輔建住宅轉售未設限,有失輔建宗旨

按現行法令規定,公教人員如將所獲配之公教住宅出售時,除應一次清償全數貸款,並視同輔建住宅在案外,別無禁止規定(國民住宅尚有二年禁止轉售規定)。考量政府輔助公教人員購置住宅,旨在解決居住問題,部分公教人員常有利用前開法令盲點,將所獲配位於市區,價值較高之公教住宅轉售圖利之情事,盡失輔建之意義,亦迭遭民間質疑,因此,如何從基本觀念上予以溝通,執行面上予以改進,以促使真正需要住宅者獲配住宅,誠為本府尚待努力克服之課題。

七、公有土地資源取得困難,阻礙眷舍處理

如前所述,校園內老舊眷舍之拆除,乃當今首務,惟市府提供之優待措施,現住人配合意願尚不顯著,市長即指示教育局尋覓一塊大面積之土地,興建公教住宅,俾解決渠等居住問題,其實,本巿較大面積之公有土地權屬,多為國有或公營事業所有,取得並不容易,且依目前土地計價政策,即使強力興建完成,售價亦恐居高不下,現住戶是否願意承購,將是一大問題。

八、空屋率持續偏高,輔建政策存續待商榷

依據調查顯示,至八十三年底,本市空屋率已達百分之十九.七,意即平均五棟房屋中即有一棟為空屋,近二年仍持續偏高,無怪乎中央目前大幅提高輔助公教人員自購住宅名額。反觀輔建措施,則因受種種因素裹足不前,甚至亦遭質疑是項政策僅是為少數已免費居住數十年住宅之現住戶牟利益,存續與否待評估。

蓋以輔建業務之實際情形而言,誠如前述,牽涉內容實在廣泛複雜,有關情勢又變動不居,欲以有限固定之法規,更難以適應變化多端之事實,斯時即具體建議本府當務之急,除現行法令之適用外,更應針對個別案件,在不違背尚未法令概念下,予以便宜裁量,補充解釋,始能突破現有瓶頸。翻閱當時上簽文案中,一段有感而發的文字格外醒目﹕「職誠以為眷舍之處理,實不宜過度低調配合,畢竟當我們用盡腦汁為免費居住公有眷舍二、三十年之現住戶擇定各種優惠措施時,又何嘗曾為那些絕大多數只領六百元房租津貼在外租屋十餘年的現職人員想過,難道是謂﹕會吵的小孩,『一輩子』有糖吃嗎?是以為符公平正義,今後治本之道,仍宜盡力宣導輔貸措施,使其逐步取代輔建業務」。

公務生涯至今已近三十載,回首來時路,對本職業務有所堅持,早已深烙內化成性格,儘管稜角逐漸磨平,但如今再一次省視那些年我們一起賣房子的日子,內心依然悸動不已。

*小編附註:據說最近「那一年」系列的宣示挺賣座的,小編說咱們的那些年系列代表的是經驗的累積,期盼的是能做些智慧的傳承,當然傳承一直是必需要做的,至於如何智慧的運用就存乎個人一心囉。本篇感謝公務人力發展中心主任蔡亮長撰文。 
 

瀏覽人次:813